必发365网站

主页 | 评论 | 胡平特约评论 “越反越恐”说明了什么

(中)(胡平) 2014-05-2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 武警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地区举行反恐演习

(法新社图片) 那么,是不是政府在打击和惩罚恐怖分子方面做的还不够重不够狠呢

这次乌鲁木齐文化宫早市案件后,北大教授吴必虎在微博上说:“伊斯兰极端宗教分裂暴恐份子严重妨碍了包括维族群众在内的生存底线,我同意一些网友的意见,恐怖份子很难预防,不易消除

怎么办

连坐

其家属亲属及所在的清真寺的阿訇,应该连坐

” 此论一出,立即引起很多批评

有网友指出:“按照北大教授应该对新疆实施连坐的理论,维人抗暴采用无差别攻击的模式也合情合理

”我们知道,恐怖份子行凶的逻辑就是:因为他们对我们滥捕滥杀,所以我们对他们也乱打乱杀

吴必虎的连坐主张貌似惊人,其实不然,因为中国政府早就在实行了,而且一直在实行,包括对汉人

有多少汉人,因为发表不同政见,参加民运或维权活动,修炼法轮功或参加独立教会,不但本人遭到迫害,而且其家人也深受株连

对少数民族,对藏人对维人就更搞连坐了

在反恐的名义下,政府对维人滥捕滥杀,有时连小孩子都不能幸免

4月30日乌鲁木齐火车站爆炸案就是一个最近的一个例子

案发第二天官媒就宣布破案,作案者共两人,均当场炸死

可是十几天后,当局又说抓获了7个同伙,而这7个同伙就是作案者的哥哥、弟弟、堂弟和妻子

这不是连坐又是什么呢

综上所述,我们必须说,中国政府对恐怖活动的打击极其严厉,防范极其严密;可是,恐怖活动非但没有因此而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小,反而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更严重的是,恐怖活动的性质还发生了极其严重的恶性变异

今年3月1日昆明火车站事件后,有专家就指出,昆明火车站事件表明,“疆独恐怖主义”已经发生较大变异,首先一条就是,“在袭击对象上,‘疆独’恐怖主义已经从政府和警察为主,彻底转为针对无辜百姓”

在昆明火车站事件之前,中国的恐怖活动是以政府和军警为主

这应是确凿的事实

因为它得到了官方的权威文件国家安全蓝皮书的确认

蓝皮书说,中国恐怖活动的一大特点是“以政府机构和军警为主要攻击目标”

蓝皮书发布于今年5月6日,定稿的时间当然早一些,因此它还没来得及谈到最近的几次攻击平民的新变异

连中国政府最权威的文件都承认,先前中国的恐怖活动是“以政府机构和军警为主要攻击目标”

这一点非同小可

因为承认这一点对中国政府是相当不利的

针对平民的暴力袭击是恐怖主义,对此大家均无异议

针对政府军警的暴力袭击是不是恐怖主义,争议很大

很多人都不认为针对政府军警的暴力袭击算恐怖主义

有人批评美国对恐怖主义持双重标准

不对

以前,美国之所以对中国政府声称的那些恐怖袭击事件都不当作恐怖主义加以谴责,是因为那些攻击都是针对政府和军警的,按照美国的标准它们都不算恐怖主义;这几次攻击是针对平民的,所以美国就当作恐怖主义予以谴责了

我曾多次强调,针对政府和军警的攻击不应该算恐怖袭击

如果攻击政府和军警算恐怖袭击,那么,全世界所有的暴力革命者武装反抗者就都是恐怖分子了

难道不是吗

古今中外,有哪个从事暴力革命或武装反抗的团体(包括当年的共产党)没干过袭击政府和军警的事呢

既然根据官方的说法,先前中国的恐怖活动主要是针对政府和军警,这就意味着它们其实还不算恐怖主义;如果你非要叫它恐怖主义,那也只是一般性的恐怖主义,至少不算恶性的恐怖主义(针对平民的恐怖主义才是恶性的恐怖主义)

问题就在这里,偏偏是在中共不断加大反恐的力度之后,恐怖活动反而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这就已经很糟糕了

更糟糕的是,在中共反恐初期,那些恐怖活动还不是真的恐怖主义,至少不是恶性的恐怖主义;偏偏是在中共不断加大反恐的力度之后,原来的假恐怖主义变成了真恐怖主义,一般性的恐怖主义变成了恶性的恐怖主义

这就是说,真正的恐怖主义,恶性的恐怖主义,在相当程度上竟然是中共反恐反出来的

关于这个题目,我还有话要讲,留待下次

今天就讲到这里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中国官员:新疆再教育营是“职业培训” 新疆拘留大批穆斯林 美国考虑制裁 联合国人权专员关注新疆维吾尔人处境 美议员致信蓬佩奥 谴责中国打压维吾尔人 留学生发公开信吁释放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 外国学者:中国以反恐为名推广国家安全政策 美国国务院对新疆人权状况表达关注 美主流媒体谴责新疆迫害穆斯林 人权组织:中国梦抹杀民族身份 新疆再教育中心关押人数超德国纳粹 评论 (1)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ian 从 SH 恐怖是有民族性的 2014-06-01 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