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在充满辉煌的2018年亚运会落幕之际,盾币恰恰急剧滑落

当然这是没有任何关联的

但是两者拥有相似的动力

就如运动员的获胜,盾币汇率的动力取决于相互关联的“躯体”(基本因素)与“精神”(情绪因素)

8 月31日,盾币汇率每美元是14,711盾,是自从3年来最恶劣的汇率,甚至接近了1998年危机时期水平

我国经济基础真像20年前那么恶劣吗

或是因为外来压力因素造成的

外来压力成为盾币命运的关键因素

当然,国内基本因素也有一定影响

但可以肯定,现在的局势与1998年危机时期的情况完全不同

最近的恐慌是由 阿根廷危机促成的,造成外国投资者撤离被认为拥有软弱基础的发展中国家

专家们称这一代代的金融危机动力犹如参与奥运会运动比赛的口号:更快、更高和更有力

危机越来越凶猛且难以解决

阿根廷、委内瑞拉和土耳其发生的危机,已经快速蔓延到所有发展中国家

大体上,现在与1998年最基本的不同点在于问题的中心

当时的震源是在亚洲地区和印尼国内,而这次是在外部:第一是受美国经济实行巩固阶段;第二是受发展中国家如阿根廷、土耳其和委内瑞拉带来的压力

第二季度的美国经济增长率,被修正变成4.2%

虽然特朗普总统称之为特大成功,但很多经济专家恰恰认为这是危机的开始

美国肯尼迪政府学院Jeffrey Frankel教授指出,特朗普的税务政策是偏向周期性方向,为将来的危机埋下伏笔

美国经济增长是由减少税务措施支撑的,造成政府预算的膨胀

为了补贴,政府必须发行新的公债

当经济增长好转,其实有机会给国库力量施肥,以便在发生动荡时有足够的基础

这个基本原则不受特朗普政府的理睬

盾币命运如何呢

必须承认,这次外来压力非常严重,同时国内经济状况不够巩固

反应措施不仅要快,还必须以从容态度应对

第一,基准利率已经5次提高,自从5月份至今已达5.5%

第二,施行财政政策,对900种输入产品征收所得税

第三,施行20%生物柴油政策,以及暂停含有高输入成分的基础设施建设

如果这个措施实施了,必须接受的副作用影响就是经济增长的缓慢,政府2018年5.2%的指标可能不会达到

措施的选择本来有限,因此必须接受经济增长缓慢这一后果

相关措施也能促成产品的输出

因此在这个方面有必要给予例外,包括基础建设的暂停

基础设施的建设与提高出口产品竞争力的措施必须有直接的联系,才能立即享受出口产品效益

虽然基础存在问题,但盾币的命运还有希望,改善的机会还是很大

尤其是我们经济的未来是非常有前景的

我们能够从亚运会的成功吸取有价值的营养

刚刚闭幕的亚运会能将不同的利益团结起来,成为印尼的力量

与其将经济问题当作煽动情绪的竞争弹药,不如在解决这严重的经济问题上“拥抱在一起”,其影响将是非常大的

“亚运会的拥抱”契机必须继续下去! 作者是雅加达天主教大学讲师,经济分析家A. Prasetyantoko (苏仁节译自2018年9月4日《罗盘报》)  



作者:随拧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