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2019年普选的总统与副总统候选人组合名单已出炉,令人担忧的斡旋争夺战终于告一段落

然而,各种议论和评说充斥网络平台和各种社交媒体

对佐科维和马鲁夫组合,人们多赞其为民族派与宗教派的良好结合

有利于消除一向扣在佐科维头上的”不敬重宗教道义”的帽子

使别有用心者的攻击无着力之处

然而,由于马鲁夫年事已高,恐缺乏对青壮年投票群体的“吸引力”

此外,马鲁夫此前有些“表现”,颇不为某些群体所“接受”,需做些“修缮”工作,以消除可能存在的隐患,避免成为有心者乘机挑拨的软肋,影响竞选宣传的效果

反观伯拉波沃,经过激烈斡旋后,终于选中乌诺这匹“黑马”成为其副手

至此结束了“争夺”战

评论称,成为副总统人选后,乌诺退出大印尼运动党辅导委员会副主席职而转为国民使命党旗下精英,乌诺放下的首都专区副省长之职则由福利公正党干部替代

如此三党“利益”,均有所得,皆大欢喜

由于普选法规定,凡不参加本届普选的政党,则被判不得参加下届普选

是故,尤多约诺在与伯拉波沃斡旋失败后,虽心不甘情不愿,也只好让民主党与大印尼运动党签下结盟之约,以便来届东山再起

据称,乌诺成为伯拉波沃组合的“军库粮仓”,背后有不少“财神”支持,年纪又轻,对青壮年群众颇具吸引力

然在对两组合确定副总统人选过程众说纷纭,据传民主党副秘书长指责结盟政党接受乌诺数额庞大的“赞助”费

据称此举违反普选法规

按竞选法规定,个人捐赠竞选费不得超过25亿盾,团体则以250亿盾为限

又乌诺当时为首都专区副省长身份,该捐赠是否属“金钱政治”,已成另一引人注目的问题,往后还要看普委会将如何处理解决

日前,两组合总统与副总统候选人人选已作完健康检查,只等普委会公布合格检查结果,便可正式成为本届普选的总统与副总统候选人,并于今年9月23日开始进行竞选宣传

普选战鼓已敲响,目前两对正副总统候选人组合皆忙着组织胜选团队,为普选的胜选作好准备

金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