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我们从不曾停止过而是不厌其烦地告诫,在国计民生中把族群、宗教、种族和群体间问题政治化之危险性

这个问题至少反映在2018年4月至7月印尼科学院政治研究中心进行调查的结果

这项调查有145位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以及国防治安等领域的专家参与,调查报告揭示了这种现象可能会妨碍2019年大选的问题(见《罗盘报》8月8日)

印尼科学院的这项调查报告是引人关注的

它指出了族群、宗教、种族(SARA)问题与政治、社会文化和国防治安领域是有关联的

印尼科学院研究员萨力夫•希达悦说,SARA问题更多是被政治精英所利用

他说,其实在草根阶层是没有族群宗教问题的

我国社会是充满包容和理性的多元社会

如果SARA问题被政要蓄意炒作,甚至被颠倒黑白,才成为问题

萨力夫上述说法在大部分社会民众的日常生活中是经常存在的

族群宗教问题经常在大选前夕变得炽热化

可怕的是由于SARA问题的挑起会引发横向冲突

如果不立即停止渲染和炒作族群宗教问题,我国的民主进程将呈现歧视性现象

过去,我们阅过克利弗德•格尔兹(Clifford Geertz) 曾经在东爪哇谏义里县巴勒区进行的研究报告

格尔兹把爪哇社会分成三个群体,即官绅派,虔诚穆斯林,名誉伊斯兰派

格尔兹这位人类学家不曾想过这样的分类,后来被有心人用以维护政治利益

因为政治精英尤其是在地方,缺乏充分的认识,他们没有意识到举行选举时利用族群宗教问题所带来的破坏力

印尼科学院首席研究员桑苏汀•哈利斯强调说,部分政党精英并不觉悟到由于族群宗教问题造成政治分化所带来的社会创伤,不仅难于痊愈,而且也会遗传下去

目前叙利亚和伊拉克由于“伊斯兰国”组织问题而支离破碎,是最实际的例子,证明这种冲突的破坏力是多么巨大

上万人白白丧失性命,上百万人流离失所,而且国际社会各方的和平努力,包括联合国,至今还没有取得成功

印尼科学院这项调查结果证实了一小撮政要利用族群宗教(SARA)问题,完全是为了达到个人的政治目的,甚至不择手段,社会因此而四分五裂

2014年总统大选留下的社会分化局面,至今我们还感受到

特别在2016年雅加达省长选举时更为加激

至今我们可从社交媒体上仍感受到分化局面的残余

2019年的总统大选,我们希望不再出现族群宗教问题

我们希望社会各方能够从伊拉克、叙利亚或2014年总统大选和2017年雅加达省长选举中,吸取沉痛教训

《罗盘报》2018/8/9社论,一方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