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我国政治精英正积极开展各种活动,寻找可在2019年4月19日大选角逐总统和副总统最佳的人选

有关这些活动的报道充塞了国内各大众媒体

几乎每天,不论是报章、电视或者网络,都报道有关政党精英的政治动作

有些政要不断努力,希望能够另外提名总统候选人组建第三联盟轴心,尽管这个可能性很小

各政党相互拖压,企图使副总统候选人是来自自己政党

但是,这些政要忘记了很重要的一点,是谁将出资为推举的候选人搞竞选,直至2019年大选日

这笔经费是庞大的

一位政党领导曾经说,总统候选人不只是单靠诚信、能力以及被选民接受,还要有足够金钱的支持

在目前充满金钱和政治交易的时代,据一位高官称,为了打赢省长竞选,有的必须出资高达1.4万亿盾

甚至,为了取得2014年大选国会席位,有的立法议员候选人必须准备400亿盾资金

2019年大选是存在许多复杂问题的大选

据普委会主席阿利夫•布迪曼说,在同步举行大选议程中,计有30万议员候选人将争夺2万个国会和地方议会席位

同步举行2019年大选包括总统选举、国会、省地方议会,县市地方议会选举,届时 每个投票站要准备5个投票箱,为此计票过程需要更长的时间

一个投票站估计有300左右选民投票,如果一切顺利进行,需要花19个小时计票

即使总统选举没有进行第二轮投票,普委会也必须为同步大选准备16万亿盾经费

2019年大选将设立11,791个投票站,比2014年大选8,354个投票站更多,这意味着,需要更多经费设立投票站,每个政党至少调派2位到3位的证人轮流监督投票过程

这些也需要费用

我们提出这些问题,主要让政治精英不要忘记需要考虑这个大选中的复杂问题,特别是经费开支

接着是,这些费用从哪里来,当他们取得权力后如何付还这些经费

由于以上的现实问题,造成为什么很多立法议员涉贪而成为肃贪委“病号”的原因

关于未来大选机制,包括电子选举机制,是今后需要共同思考的课题

在这次大选中,我们发觉政党领导人不太考虑履行大选细节

有的政党提交的议员候选人是前贪污犯而被普委会删除,此事至少证明我国政党还需要全面的整顿

《罗盘报》2018/8/4社论,一方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