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看来我们似乎等不及2019年4月17日的来临,在那天,印尼将谱写新的历史,即民主盛宴的新篇章:届时立法机构和总统选举将在同一天,同一时间同步进行

无可否认,第一次同步进行的民主盛宴,将带来许多后果,经费也非常庞大,几乎达到17万亿盾

这么庞大的费用,普选委员会将用于普选运作

从立法机构和总统选举竞选活动开始,直到2019年4月17日大选投票

这种过程现在正在进行

众所周之,今年9月中旬,立法机构候选人将开始登记,而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8月4日到10日也开始登记

这么大的民主盛宴,如果人民要求2019年大选必须是有质量的选举

委实不太过分,况且巨大的费用必须与效果对等

2019年选举的成功,取决于至少三个方面: 首先,普选委员会是主管大选的委员会,如果2019年普选失败,它将成为第一“被告”

因此,普选委员会必须最高限度完成好任务

按大选程序符合预定和既定的条例,搞好民主盛会,必须精密,不可以有差错

不仅保证公平和中立,普委会也被要求对所有参加2019年大选的政党秉持公正,坚决态度,不可以择木而伐

普选监督委员会也一样,作为裁判,普选监督委员会必须最高限度发挥监督作用

且必须客观

就像足球比赛一样,如果发现参选者犯错或违反纪律,普选监督委员会必须吹响裁判笛子

普选委员会与普选监督委员会一起,对2019年大选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但是,我相信,他们会为了印尼民主的进步而好好工作

2019年立法机构和总统选举之成功,不能单看选举程序是否顺利进行,还必须伴于选民的投票率也很高,才符合普委会计划的目标

否则人们会评估,2019年普选不够成功

选民投票率不仅取决于普委会,政党的作用也非常重要

甚至政党的角色比普委会还要高

普委会的责任只限于举办大选范围

其它方面全决定于政党的作用

大选有多少人感兴趣,取决于政党的作用

而现在政党正在加紧工作,登记或选拔立法候选人,再推介给选民

政党也正在尽力进行高层会谈,推选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

可惜,在这两个过程(推选立法机构和总统与副总统候选人)成为政党的特殊权利

在这个问题上人民只是成为观众

完全没有参与,除非是在民意调查中

在上述现实情况下,政党必须认真选择,推举能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候选人,绝不推举前贪污分子、吸毒者和涉性侵的罪犯,以符合普委会发出的条规

政党切勿自认为;选民必将踊跃来到投票站参加选举投票,现在人民已经聪慧,至少比以前的选民更聪慧

现在选民敢说:“给我们最好的选择,不要叫我们选举丑恶的候选人,我们只想选举最好的候选人

” 作者是一名文学家,Samsudin Adlawi . (苏仁译自 2018年7月16 日《爪哇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