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政府不修改今年国家收支预算案的决定,确实会带来风险

当一些宏观经济预测,比如盾币兑美元汇率和印尼原油价格起变化,会导致国家预算的一些开支膨胀

这将造成市场对国家预算的可信度降低

财政部长斯丽•穆利娅妮和佐科维总统多次重申,不修改国家收支预算案的决定,恰恰是出自于对国家预算能够受控的信心

报告说,今年上半年的国家收支预算案的兑现是正面的

甚至国家收入比原来的指标更好

希望这个收入的提高能够抑制国家开支的膨胀

但是,由政府发出的所有这些言论,似乎政府对事实视若无睹

盾币兑美元汇率的变化,不可能使国家预算的开支预测不变

比如,今年政府付还债务的负担,肯定受到盾币疲软的影响

这不是数量小的开支

今年政府到期的债务达到384万亿盾

政府决定不修改盾币汇率的预测,将导致政府付还债务的开支增加3万亿-4万亿盾

因为在今年的国家收支预算案里,盾币汇率的预测是13,400盾一美元,而今年上半年的汇率平均已经疲软到13,800盾一美元

同样的,如果预算案没有改变,目前国际油价上涨,将造成北塔米纳的能源津贴开支的负担更加沉重

这家国企是有义务出售有津贴的燃油

没有修改国家收支预算案,北塔米纳将增加的不足津贴金额高达10万亿盾

佐科维政府不提交国家收支预算案的修改,确实能够看作政府计划的成功

政府可以说,没有修改收支预算,所有的收入和开支不偏离原来的预计

而事实却没有那么完美

为了建立政府预测准确和所有指标都能实现的认可而牺牲预算的可信度,是缺乏谨慎的举措

何况国家财政法令第27条已作出明确规定,如果对宏观预测出现偏离,必须进行国家收支预算案的修正

此外,当宏观预测发生变化而对国家收支预算案进行修改,其实具有关系到预算政策的更深意义

国会上讨论国家收支预算案的修改,是民主机制上的一种监督

当政府开支明确地不符合计划,没有向国会提交国家收支预算案的修正,就等于取消国会参与审核预算案的权利

《罗盘报》2018/7/13社论,一方译  



作者:彭夕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