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亚齐省省长依尔万迪7月3日因涉贪被肃贪委逮捕

同日被逮捕的还有该省柏内尔县县长阿赫玛迪及两名企业家

依尔迈迪被疑为受贿,县长被疑是行贿中间人,其余二人则为行贿者

依尔万迪省长精明干练、名声卓著,今涉贪而遭肃贪委拘禁,引发不少议论

其实自踏入2018年,己有不下卄位省县市长因涉贪而成为肃贪委的阶下囚

其中包括苏岛占碑省省长佐拉、楠榜县县长,东爪哇多隆亚公县县长及绒网县县长,勿里达市市长及玛琅市市长,还有万隆南部县县长,朋姑鲁县县长等

这些人们耳熟能详的地方首长接二连三因贪污腐化而落马,不禁让人摇头叹息,我国究竟还有多少可让人民信任的清官

另一方面,不少人却还为涉贪人士是否有资格报名参选明年的立法机构议员之事而争论不休

鉴于我国多贪官的事实,为建立廉洁政府,普委会颁行凡有涉贪嫌疑的人士不得参选的条规,引发不少反对声

有的说肃贪委无权制订该条规;有的认为该条现应纳入立法机构制订的选举法令才算合法,国会甚至计划组成特委对该事行使调查权

众所周知,若等立法机构重新研讨出台涉贪人士不得参选的条规无疑费时费事

不可否认,立法机构成员涉贪而落马数百,靠国会出台该条规,也许夜长梦多

法律专家指出,普委会执掌全国选举事务,有权决定颁行该条规

佐科维总统亦表示须尊重普委会的反贪腐立场及所作的相关举措

目前此事己上诉宪法法院定夺

此外,目前国会正值研讨有关刑事法典修正草案事宜

肃贪委领导已会晤佐科维总统,提出为防止把肃贪业务一般化及削弱肃贪委的作用与权限,要求不把肃贪法律问题列入该修正草案内

此举己得到总统理解与支持

法律专家亦指出,贪汚与贩毒、恐怖罪行等同属特殊犯罪行为,不应列入一般刑事法典,而应另立法律条文处理

以上事实显示我国贪腐形势严峻,反贪道路充满荊棘

总统限于职权,无法直接干预反贪业务,防贪除贪单靠肃贪委似显势单力薄

为使肃贪委发挥更大作用,需要更多的反贪机构和民间组织力量的鼎力配合,加强宣传造势,掀起国民各阶层的反贪除贪潮流,才能事半功倍,以臻更有效贯彻肃贪业务

金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