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有关公务员涉及极端主义甚至恐怖主义活动的迹象,委实令人忧戚

前些时候,5月29日,国警88反恐特遣队在东爪哇庞越逮捕了3名恐怖嫌犯,其中一人是当地农业局的公务员;有国企公务员也涉嫌在一些地区资助“伊斯兰国”(ISIS)组织的秘密网络活动;另有财政部公务员突然失踪,后来证实到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 组织;还有一些国立高等学院的讲师,政府部门和国家机构的公务员被发现是高举伊斯兰哈里法的印尼解放党(HTI)组织的支持者;国企和政府部门的几个清真寺据传经常邀请支持极端主义的伊斯兰教士宣教

公务员支持极端主义甚至恐怖主义理念的现象,只是冰山一角

除了已为公众知晓以外,笔者推测支持极端主义的公务员为数更多

阿尔法拉(Alvara)研究中心于2017年的调查提供了更多公务员染上极端主义病毒的图像

阿尔法拉研究中心对年龄在26岁到40岁之间的国企政府公务员和私企的专业人士社群进行调查

在调查报告中,发现有29.6%的人同意要为伊斯兰国奋斗,尽管同意班渣西拉的人还相当多(84,5%),但是,选择以伊斯兰理念取代班渣西拉的人也不少,有15.5%

有22.2%的年轻公务员同意伊斯兰哈里法作为理想而不是印尼共和国统一国土

同样的,同意为建立伊斯兰哈里法国而进行圣战者相当多,有19.6%

是故,不可以藐视这种现象的存在

这种状况显然是极其危险的,因为公务员是政府政策的执行者,必须坚守公务员基本价值观;其中之一是坚持班渣西拉意识形态,维护1945年宪法和印尼共和国统一国土,以及为国家和民众服务

公务员是从国家获得薪金,应该是坚守班渣西拉原则的,怎么能够成为班渣西拉的危害者

公务员应该是印尼共和国统一国土的守护者,怎么可以成为印尼共和国统一国土的危害者

很多接受政府助学金的大学生,也参与极端主义运动,这是更加令人心寒的

涉嫌参与“伊斯兰国组织”袭击雅加达机动警察总部而被逮捕的的两位妇女之一Siska Nur Azizah, 是万隆印尼教育大学(UPI) 获得教育部助学金的大学生;接受财政部教育基金管理协会(LPDP)助学金的大学生也涉嫌极端主义运动

国家怎么能够向这类人提供助学金呢

阿尔法拉研究中心调查的公务员极端主义图像,是与将成为公务员的大学生群的极端主义图像平行的

我国大学生有23.5%支持“伊斯兰国”组织;16.8%认为伊斯兰是适合我国的意识形态;17.8%支持哈里法理念;23.4%准备为建立哈里法而进行圣战;37.72%同意发动反非穆斯林的圣战

看到这个现象,可以说,极端主义警钟已经亮起黄灯,如果不严肃处理,就会响起危险警钟

我们对这个威胁,不能再视而不见或听而不闻

所以,需要认识问题的根源和治理的方法

公务员出现的问题是社会普遍现象的反映,极端主义趋向确实令人担忧

这个现象的出现是政府不正视和忽视的必然结果,尽管我们已经屡次提出警告

我们过于相信现代主义,似乎极端主义不能动摇它

虽然现代主义依然是我国众教徒的大主流,但是极端主义依然构成严峻的威胁

在任何地方,极端主义群体确实不是强大的,但是只要有其发展空间,他们将匍匐式地控制各种生活领域

在几项研究中,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之所以能够发展,是因为有收容他们的群体或组织,有人支持他们为信念奋斗而进行暴力行动,有社会的支持,使个人意志不坚定的人容易受到影响

公务员出现这些现象,基本上是由于对这些根源忽视的结果

对公务员出现的极端主义现象放任不管,没有及早的侦测,使之几乎通行无阻

总是认为宗教是个人的信念,国家不必干预

认为宗教信仰是个人问题的世俗理念,正是极端主义滋长的原因

尽管极端主义者拒绝世俗理念,但他们却由此成长和壮大

政府机构和国企的祈祷场所,几乎没有受到监控,暗地里成为极端主义运动滋长的良田

反班渣西拉和反印尼共和国统一国土的极端主义传教士,轻易通过这些祈祷场所自由进出政府机构和国企

在这里他们散播极端主义宗教的理念

目前这个影响已经很明显,公务员群中不包容和极端主义理念逐渐强大

从这个现象来看,我们能够理解和欢迎宗教部发布的正统传教士名表

政府必须能够监控使用国家设施的祈祷场所

除此之外,招聘公务员的制度还没有重视极端主义问题,也没有对有极端主义理念的公务员候选人有及早侦测的制度

更令人担忧的是,甄选公务员的官员,恰恰就是内心趋向于极端主义和有意吸收这个理念的群体成为公务员

在对公务员的辅导中,对极端主义不够敏感,也没有辅导公务员认清极端主义的机制和必要的步骤

对公务员的辅导和晋升制度,已不能仅凭业绩,而必须是重视他们的民族主义意识

基于这些,制定对极端主义敏感的招聘和辅导公务员制度,是非常迫切的

否则,如果越来越多的公务员具有极端主义思想,甚至成为恐怖主义的支持者,就不足为怪的

伊联中央理事会拓展与研究人力资源学会(Lakpesdam)主席 沙力夫•希达悦杜拉伊斯兰国立大学讲师 Rumadi Ahmad撰文 《罗盘报》2018/6/14,一方译